「女人的手袋代表著她的一生」嗎?與 JÚNEE 創辦人談女人、手袋與名牌 | Left In Monfalcone

今日這篇文章為第一次嘗試人物訪問,混合個人隨筆的形式。很高興請到香港手袋品牌 JÚNEE 的創辦人之一 Florence 分享她對女人、手袋和名牌的看法。女性讀者可一窺造袋的人如何看待包包市場,而男性讀者可當了解下女人為何肯花幾千至幾萬蚊買個手袋。

-

早於一年多前,我剛執筆寫 Left in Monfalcone 無耐,一日收到讀者的訊息,推介我看一個手袋品牌 JÚNEE。創辦人兼設計師 Florence Tsui 聯繫上我,才發現原來這品牌由兩位分別駐居紐約和香港的女性合作創辦。半年後,我和 Florence 約出來喝了杯咖啡,暢談幾小時,說了有關女人、手袋和牌子的一切。

首先聲明,Haizi 對時裝品牌等事情認知不深,你見我講來講去都是 GUCCI ring 就明,所以這並非時尚深度文。由大學畢業出社會工作開始,眼見身邊女性朋友們的裝備配件,有如 RPG 打機主角般逐漸升級,而我的自身形象亦經歷了不同階段而有所變化,可以分享一下心路歷程。我自問風格為歐式隨意又帶點心機前衛(笑),並尤其喜歡豹紋。一直本著將衣物穿上身,感到自在舒適,自覺時尚即可之心態,所以對品牌時裝沒什研究,但喜歡觀察與思考背後的意思。

話說以前我有位朋友,畢業不久已開始挽 Chanel 款和 Cartier 手鐲,過幾年甚至挽上個 Hermès。不過由於我一向缺乏名牌雷達,接收不到她渾身名貴的訊號。由於經常出入健身房做運動的關係,當時我很渴望買個能上班用,型格兼裝到跑鞋水瓶衣服的背包。看見 Coet & Ciel 的 Moselle 就一見鍾情,立即買下。但身邊朋友一致劣評,得過像鑊鏟、垃圾袋、龜殼等評價。不過我仍然深愛,至今已經換過兩個同款不同材質。

coet & Ciel backpack

(圖片來源:Coet & Ciel)

 

還記得有一日,我背著 Coet & Ciel 見這位朋友,她面帶厭棄,語重心長對我說:「你知道嗎,女人的袋子就代表著她的一生。」語氣像恨鐵不成鋼的母親,覺得我的袋子不上道,望能說服我打扮得莊重一下。

 

對她的說話,我當然有些少介意,畢竟一是直接批評我的品味,二是間接批評我的人生。不過我沒因此改變風格,繼續挽我的 Coet & Ciel。幾年後經朋友介紹,入手一個瑞士 Freitag 兄弟製造的環保卡車帆布包,亦適合我到處跟不同公司企業合作,隨時帶備相機電腦等工作模式。偶爾我會用一下家姐的 FENDI 小袋,媽媽的 vintage PRADA,上年購入的 STAUD 前衛青綠色腋下包,和男友早前買給我的 COACH x Jean Michel Basquiat。

 the coolector freitag

(圖片來源:The Coolector。比起名牌,我更喜歡咩所謂「潮牌」(笑)。來自瑞士的 Freitag 品牌,所有包款採⽤回收材質製成,個個獨一無二,環保又有型。)

 coach jean michel basquiat tote

(圖片來源:Coach。上年 COACH 聯乘已故美國街頭塗鴉藝術家 Jean Michel Basquiat 出的 I'm Famous 袋袋,貪佢手寫 5000,10000 夠曬過癮。)

 

一直買袋買衣服,我只本著有用,喜歡這兩個條件而已,但每個我都珍而重之。如是者,這些年只買了這幾個「不上道」的袋子,而與 Florence 對談後,我對 JÚNEE 的袋子更感興趣了。

 

 

像很多創業者一樣,Florence 開首萌生自己做袋子品牌這念頭,源自不滿市面上的大牌選擇。買過好多幾萬蚊一個的大牌手袋,用幾年就皮革甩邊,配件損壞。Florence 十幾歲開始自己車衣,畢業於理工大學時裝系,拿獎學金修讀過英國倫敦 Central Saint Martin 大學的 Fashion Design & Accessories Design 課程,正職是時裝設計師,就自然眼利。袋子如何製造,哪部分偷工減料,都瞞不過她法眼。既然自己識整,何不落手做個適合自己的袋子?於是她與工作夥伴,美籍華人 Jing Wang 萌生自創品牌這念頭。

 

junee studio gyoza bags & mini gyoza crossbody

美少女變身!每款手袋都是一位繆斯女孩

JÚNEE 意思是六月生的女子,紀念 Florence 和 Jing 兩位雙子座創辦人同樣於六月出生。再細看,原來每個袋子都用上不同女性名字。Florence 說是代表著性格相異的幾個不同女生,有「Virtual Muse」的概念。我想像到,每當我挽起不同 JÚNEE 袋子時,就像美少女戰士變身那般,拿出變身手杖念魔法咒語,瞬間化身成另一 persona,幾乎 alter ego 的存在。

 

(圖片來源:Google Image Search)

 

FREYJA 水桶袋是 Florence 自己最喜愛的款式,亦是品牌的「Bread & Butter」,意指最受大眾歡迎,定位中性穩定的 staple 基本款,買個看門口就一定錯不了。無論小女人或英氣強人都能夠駕馭。容量剛好放得下手機、Ipad、銀包等物品,適合左右聰明成熟,獨當一面的現代女性。

 

 

 

BAILA 腋下小包則是出街見朋友,與伴侶拍拖約會,畫龍點睛的小品;

GÍA 我看,是全天候都能用的萬能袋,無論腋下手挽皆大方得體;

 

 

 

AMELIA 專放手機,而正接受預售訂單的 GYOZA 就物如其形,呈餃子狀。

而我個人最喜歡 ESTERA,特別是前衛的青綠色款,簡直是我日常最愛。Florence 說 ESTERA 拿去開會見客就最適合,輕鬆能成為搶眼的 talking point。

 

 

(圖片來源:ig @ tfflorence)

 

我見 JÚNEE 的袋子,無論形狀還是古啞金屬鍊子,都給我古典希臘羅馬時代建築之感。建築亦是 Florence 的靈感來源之一,例如到摩洛哥旅行,到處摩爾式建築的拱門,啟發她採用上半成圓弧的手袋挽帶。

 

(圖片來源:Morocco First Gate)

 

 

(圖片來源:ig @ junee_official)

 

而選用到粗金鏈,除了是 Florence 個人喜歡金色外,更是受到奧地利藝術家 Gustav Klimt 的「金色時期」,用到金箔作畫的藝術啟發。將喜歡看的元素,變成可穿上身的實體物件,對每日創造無形抽象產物的我,是如超能力般的存在,Haizi 表示非常羨慕。

 Gustav Klimt, Portrait of Adele Bloch-Bauer, 1907

Gustav Klimt, Portrait of Adele Bloch-Bauer, 1907

 

靈感亦有來自十分日常之事。例如 JÚNEE 準備推出市場的餃子袋 GYOZA,起源因 Jing 去美國工作,懷念在家鄉吃的蒸餃,碰巧這幾季時尚圈因社會環境,如疫情眾人留在家中等,而重新流行柔軟(softness)觸感,主張隨意、玩味較濃的風格,他們於是大膽設想一個形似餃子的荷葉邊袋,配上大熱的淡紫色和祖母綠,更參考了北南方不同的包餃子方法,最後設計出 GYOZA 這個趣緻款式,我倒是想吃一口(笑)。

 

JUNEE STUDIO GYOZA bag chocolate

圖片來源:juneestudio.com。CUTEEEEEEEEE 🥟🥟🥟🥟🥟!

 

用兩個字來形容 JÚNEE ?

Florence 說,第一個字是「Timeless」(永恆,能長期用的)。她希望袋子不止流行幾季,而是十幾年後仍不過時。這亦是她遲遲未能落實,應否出產用人造合成皮革袋子的原因。合成皮是塑膠材質,多以編織布為基底,黏上樹脂 PU 或 PVC,用久後黏面會脫落及龜裂,最多三五七命仔,雖然更符合環保原則,但違背了品牌理念。Florence 將此形容為,在忠於自己和考慮未來環境之間的掙扎,仍在思考。

 

第二個字是「Effortless」(輕盈自如,不費力)。Florence 認為每日挽上手的袋子,不應給自己帶來負擔。所以 JÚNEE 袋子的材料除了要夠輕盈,還要耐用,隨心放在何處也不擔心被弄破弄髒。袋子應擔當有利生活,服務自己的角色,而非讓自己時刻緊張,焦頭爛額,比主人更重要的存在。

 

 

你覺得名牌袋或大牌子,代表著什麼?

她想了想,再自信地說:「那代表,你還未認識到小眾品牌的袋!」回答簡單直接,引得我們即刻哈哈大笑。她接著解釋,如果女人的衣櫥只有大牌袋子,可能代表她仍未給自己機會走出舒適圈,去嘗試不同的事物。

 

 「大牌與小眾,可能是『應該 VS 可以』的分別吧。我記得《阿信的故事》一集講到,阿信在髮型屋打工,沒有按照客人要求做遮耳髮型,反而是燙了更適合客人臉型的西洋波浪髮型,顧客醒來大怒,但後來出席宴會,髮型大獲好評。用小眾品牌的人,可說是看到世上的『可以』,而不只是『應該』。」

 

 「我不抗拒大品牌,自己仍然欣賞某幾個大牌,亦會研究他們最新的出品,其設計師的靈感風格等,亦有二手市場。只是我想強調,袋子應跟隨我的生活而改變,而非反轉,我被袋子牽著鼻子走,因人生的主角是我自己。」

 

然後 Florence 向我分享了幾個大牌設計師的設計哲學和理念,並講出欣賞與喜愛的原因,包括 Celine 前創意總監 Phoebe Philo 重視舒適、低調極簡的生活態度;

celine Phoebe Philo Phoebe Philo’s Prophetic Fashion

(圖片來源:Google Image Search)

 

帶 GUCCI 大玩極繁主義( Maximalism)、復古與刺繡元素的 Alessandro Michele;

Alessandro Michele

(圖片來源:Pinterest Image Search)

 

以及 Chanel 前掌陀 Karl Lagerfeld 老佛爺創意非常的「包裝膠」袋子。可見 Florence 並不是 盲目排擠大牌 anti-big-brand,純粹她看出袋子的另外可能。 

 

chanel bag runway shot

(圖片來源:Google Image Search)

 

用小眾袋子的好處是,因品牌未被過份定型定格,女人不再靠品牌及其商標賦予自己價值,而是利用袋子表達自身性格與態度。經過搜索,模仿與迷失的過程,能練出自信勇氣。如果消費者能明白小眾品牌背後的故事和創業原因,更顯他們重視知識內涵。

 

Florence 透露,為去除牌子的符號意義,她甚至想過將 JÚNEE 的名字印在袋子底部,不過後來與 Jing 商量過,認為創業初期最好先讓人熟悉品牌名字,才打消念頭。我個人很喜歡 Florence 這樣膽色過人的前衛想法,希望有朝一日她能造個這樣的袋,我一定會買!

 

 

女人的一生,能被一個手袋作代表嗎?

最後我們聊到,當日我那位朋友說的,「到底女人的手袋」,真的「代表著她的一生」嗎?Florence 的回答是,她認為手袋跟化妝品一樣,是協助女性去達成「當日想擔演的角色」。就如演員穿上不同服裝,成就不同人格設定一樣。與其說一個手袋作為概括女性一生的符號,不如說手袋的多樣多式,展示了女性每日在生活上的各種可能。

「尤其是對我們這種,經常喜歡闖,喜歡衝出現狀的人,小眾袋的多樣多變是讓我們昇華自己的契機。所以會買 JÚNEE 的女性,可能本來性格就較英氣大膽!」

由代表一生,到展示每日選擇,背後哲學大相徑庭。一個是讓手袋給自己定義,設下難以改變的固定形象;另一個是透過手袋表達不同面貌,充滿變化可能。

我想,這亦是我對 JÚNEE 這個品牌的第一印象,就是充滿可能。如果女人挽手袋的潛在意義,是能帶給擁有者某種理念與想像,那或許名牌給人社會地位、經濟水平、質素和保值等符號價值,而 JÚNEE 則代表著,我本人,才是生命主角的一種宣言。

 

結語

跟 Florence 對談的這兩小時,非常盡興。踏入二十代的最後幾年,我的打扮開始趨女性化,多穿了高跟鞋,多挽了手袋。但我發現,手袋裡載的還是沒變:電腦、Ipad、相機、運動衣服,甚至多了個牛龜咁重的無線機械鍵盤,好讓我隨時隨地出街寫字。再回想我朋友那句話,現在的我可能會 spin 一 spin,變成:「女人袋裡的物品,才代表著她人生某階段所重視的價值,所要邁向的目標。而這個袋子,是在旅途上盛載著這些精神理念,又能實際助她一把的工具」。

無論大牌又好小眾又好,手袋又好背包又好,最重要還是拿著袋子的人,忠於自己。

 

 

最後,分享幾項與 JÚNEE Florence 的 Q&A

Q:創業對你而言是怎樣的一回事?
A:要創辦兼經營自家手袋品牌,要八足咁多抓不同工作,是就像千手觀音般的存在!(笑)是對自己的修煉,似練瑜珈相似。

 淡水新地標「千手觀音」

 

Q:買 JUNEE 袋的客人,有任何共同特質或一個類型嗎?
A:客人買了袋後回圖時,我會進入其社交媒體頁面了解一下,發現都是會留意藝術文化、喜歡看書旅遊,不只留意外觀,更是重視修養內涵的女性呢。

 

Q:眾所周知 Hermès 袋非常難買,坊間流傳很多方法,你又知道嗎?
A:好多朋友都有問我!但我不太肯定,聽說首先要成為店鋪常客,買夠其他貨品,時機一到售貨員才會拿手袋讓你購買,或跟你提出可訂購的 offer。不過這也許是一個都市傳說。

 

Editor @leftinmonfalcone

See Full article on Patreon